从老编辑到婚纱女王Vera Wang 她是如何转型的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7-17  浏览次数:134

“和做资深编辑那时相比,如今的我反而有些局外。”

  王薇薇(Vera Wang)图片来源:notonlytwenty.com

  中分长发、精致的妆容、一身黑色及踝长裙配上细高跟——王薇薇(Vera Wang)一登台,媒体席就像一口溅入水滴的油锅,噼啪作响。对她不甚了解的的记者,在百度搜索关于她的信息后惊叹,拥有如此强大气场的设计师竟然已经68岁了。

  经主办方阿里巴巴邀请,这位华裔美国人回到父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国度,以2017全球女性创意大会发言人的身份,讲述自己从滑冰场到时尚T台的历程。其中有兴奋、惊喜,也不乏失败与难堪。

  无数报章杂志都写过王薇薇。她出生于纽约,家境殷实,外祖父是民国时代奉系军阀吴俊陞。她的父亲从麻省理工毕业后经营了家医药公司,母亲是联合国译员。八岁那年,王薇薇因为父亲送来的圣诞礼物——溜冰鞋,开始学习滑冰。

  1968年全美滑冰竞标赛是她运动生涯的巅峰,却也是结尾。尽管之后,因为落选美国奥运队资格而转战时尚行业,她依旧和这项运动有缘。1994年冬奥会上,美国滑冰银牌运动员Nancy Kerrigan的赛服即来自王薇薇,而她的现任男友Patrick Péra是法国队花样滑冰选手。

  王薇薇(Vera Wang)受邀参加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

  “没有任何东西真正取代我对于滑冰运动的热爱,但直到我发现了时尚。”从莎拉·劳伦斯学院刚一毕业,王薇薇就拿到了美国版Vogue杂志的聘书,成为史上最年轻的编辑。17年后,她离开杂志社,转身成为美国时尚品牌Ralph Lauren的女装创意总监。

  坊间传闻称,她的出走是因为没能坐上美国版Vogue总编的位置,而这一宝座后来被她的同事,也就是如今响当当的时尚魔王Anna Wintour拿下。

  1989年,也就是这位昔日的老编辑40岁时,Vera Wang摇身一变,成为了一个高级婚纱品牌。媒体提到这次创业转型时,不约而同地用了“大器晚成”四字。

  但若是没有此前铺垫的17年资深编辑经历,Vera Wang未必能有这么高的起点。伊万卡·特朗普、玛丽亚·凯莉、维多利亚•贝克汉姆、金·卡戴珊等重量级明星结婚时都选择了一身白色的Vera Wang。

  Vera Wang婚纱

  Vera Wang 2018春夏婚纱系列 图片来源:Vogue Runway

  时至今日,穿Vera Wang婚纱迈入礼堂的新娘不计其数。她们的婚姻分分合合,可留下一句话倒成了黄金铁律——没有Vera Wang的婚纱就不要结婚。尽管这听来十分拜金,但也可见Vera Wang的品牌形象是如何深入人心。

  论坛过后的第三天,她从杭州会场飞来上海。在毗邻外滩的半岛酒店,这位时尚界“老人”和我们谈了谈时尚与创意。她照样一身黑色,只不过从长裙变为出行更加便利的裤装。它们统统来自Vera Wang 2017秋冬成衣系列。或许是常年编辑生涯使然,王薇薇的反应非常敏捷。

  界面:Vera Wang品牌如今声名斐然,可目前在中国的曝光量还非常小,这是为什么?

  王薇薇:在中国,Vera Wang只有婚纱系列,不卖成衣。成衣线的高端价格比肩Dior、Prada、Givenchy等品牌。当然,我们不是为了标新立异才刻意标高价格。而且品牌也还非常年轻,衣服又酷又前卫,所以市场不是很大。我们现在和Farfetch有合作,它在全球各地都做的不错,但除了中国。

  Vera Wang 2017秋冬女装成衣系列 图片来源:Vogue Runway

  Vera Wang 2017秋冬女装成衣系列 图片来源:Vogue Runway

  界面:1989年,当你创立同名品牌时,就瞄准了高端市场吗?

  王薇薇:没错。创立品牌那会儿,时装唯高端而已,没有Theory、Rag & Bone、Alexander Wang,更别说Zara、H&M了。因此我们所说的时装必定是高端。现在从某种层面来看,道理还是没变。占领金字塔尖的品牌有Rick Owens、Comme des Garçons、Dior、Givenchy,Balenciage,而不是抄袭党。满世界的抄袭党层出不穷,但你想找的是创意。

  界面:你在设计时会尽量避免受时下流行趋势的影响吗?比如街头风格……

  王薇薇:倒不是说避免受到流行趋势影响,而是如何将它吸纳进来,再以设计师的个人方式做解读。Rick Owens在过去20年代对时尚行业的影响恐怕无人能敌,机车夹克、低裆裤......当代设计师都在拷贝他的衣服。但事实是,这些创意来自Rick Owens的大脑,如果他不在了,谁来创造下一个流行趋势?拷贝、购买都很容易,但创造是一场修行。

  界面:从资深编辑到设计师,像是局外人进入到业内。身份的转变给你带来的最大改变是?

  王薇薇:我其实不是那么那么局外人,可以说一开始就是真正的业内人士。开始设计师生涯后得到的曝光度也远远超出同行。虽然我没有专业服装设计教育背景,但或许和很多人相比,我对衣服的了解更深。一方面是因为我做造型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拍片,更重要的一点是第一手接触,亲身体验。要说局外人,可能我现在要比当时更局外一些,那是我真的置身于时尚宇宙的中心,因为Vogue。

  界面:这是Ralph Lauren邀请你的原因之一吗?

  王薇薇:当然。现在看来,请时尚杂志主编来做创意总监其实挺常见了,你看Marni之前就找来英国版Vogue的Lucinda Chambers做创意总监。Givenchy原艺术总监Riccardo Tisci也做过Visionaire杂志的客座编辑。当然Vogue不允许身兼二职。但我想说,时装屋请编辑担任创意总监从早就有,他们非常欣赏编辑的眼光,也很看重Ta的话语权。编辑的才能,对于妆发、拍摄的理解认识都能帮到品牌。

  界面:转型时最大的挑战在于?

  王薇薇:我很肯定坐那个位置不会有任何问题,前提是尊重Ralph Lauren的审美。当你在Vogue,接触到的是多种多样的审美——我的天,可以说世界上所有你想象得到的。从中,编辑要做出选择,拍摄片子,搭配妆发。

  20年为一本杂志工作——你多大?30岁吗——20年真的是很长的一段时光。我从23岁开始拍片,和最最有才华的摄影师合作,Steven Pan,Richard Avedon。这些经验很少人拥有,现在更是不可能了。

  最知名的意大利版《Vogue》主编Franca Sozzani过世了,我们是一代人,留下的人很少了。大家和时装屋走得很近,给后者提供意见,这会一直继续下去。Franca Sozzani离世对她姐姐Carla Sozzani打击很大,但我觉得她很坚强。

  Richard Avedon为美国版Vogue 1955年8月刊拍摄的作品

  已故意大利版Vogue主编Franca Sozzani

  Franca Sozzani儿子为母亲拍摄的纪录片Franca:Chaos & Creation

  界面:你看了有关她的那部记录片(Franca:Chaos & Creation)吗?

  王薇薇:我看了首映,可大家现在只有在互联网上才看得到。怎么说的,事实胜于雄辩,她35、40年来贡献摆在眼前。我不确定下一代接班人中会否出现同样的才华和远见。

  大荧幕很少把机会给到时尚纪录片,可你知道时尚界偏偏就能让人沉迷。我记得,8年前和Anna Wintour吃午餐时,她说了句非常好笑的话,“你就是摇滚巨星”。我当时不理解,问她什么意思。她说所有人都想挤进时尚行业,每个摇滚明星、电影演员,每个孩子,所有人都觉得设计师是全世界最酷的职业。

  我第一时间的反应是笑,因为最初高端时尚仅为有钱人服务,来来回回接触到的都是每个城市金字塔尖的女人,旧金山、洛杉矶,你不需要大众。50年前,女人戴着手套、帽子出门。可之后,时尚民主化了。

  王薇薇(左)和Anna Wintour

  界面:你如何看待时尚民主化的利弊?

  王薇薇:好处是吸引到大众参与进来,可问题在于很多设计不够格,使得真正认真有创造力的设计师没能收到应有的关注。因为后者不在乎流行趋势。流行趋势是什么?今天只要你逛街逛百货,12岁小孩儿都知道流行。但设计师需要创造,那是个新世界。

  年轻设计师需要从过去中学习,了解前辈走过的路。你如果不知道过往前辈走过的路,就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是重复还是创新。所以我不建议毕业生创立自己的品牌,而是先给别人打工。我就是这样,先给别人打工,Ralph Lauren如此,之前在Vogue同样学到很多。

  界面:很多编辑觉得现在的时装越来越乏味。

  王薇薇:我倒不觉得无聊。消费者从中获得的自由与趣味都高于从前,大家不再被时尚大刊牵着鼻子购买编辑所推荐的产品或是搭配。这是件好事。但创意需要人才,时间,技术…我祈祷这些能够永存。

  如果没有创意人才,谁能喂饱Zara、H&M?大家总是觉得设计不就是简单的画图吗?(这样的话)第一个系列或许还是件好玩儿的事情,走到第十季更加有趣,但第5000呢?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,你的创意、预算、时间......没人能够随心所欲。还有环境,谁都不知道未来走向,说不能那天臭氧层彻底消失,我们如何用衣服来保护自己?或许我这辈子不会发生,但以后有可能。

  界面:从去年开始,越来越多时装屋的创意总监由女性担当。这是巧合吗?还是第三波女权运动?或仅仅是场营销把戏?

  王薇薇:我在Vogue的前十年,编辑部基本看不到男人,当然生意层面是另外一件事情了。女性设计师优势在于可以切身感受衣服,对于男性设计师来说,那是抽象概念,也就是为什么他们通常需要缪斯。

  对我来说,更令我震惊的倒不是女性创意总监在变多,而是换人之快。三年后就换人了。我的朋友Hendi Slimane突然就走了,Riccardo Tisci也突然离开。那才叫让人震惊。你可以说他们像F1的赛车手,也可以说他们是橄榄球队的四分卫(quarterback),打不好就下场。

  界面:你会认为设计师的作用被高估了吗?

  王薇薇:我不认为创意总监的作用被高估。事实上只要是创意人才,总有施展空间,但他的养成需要时间、努力和专注。

  界面:所以找到一个愿意理解你的时装屋非常重要?

  王薇薇:我觉得那不像说说那么容易。我是公司老板,所以没有这类问题,但当然也存在其他问题。

  Lady Gaga身着Vera Wang出现在今年超级碗赛场上

  王薇薇和身穿Vera Wang的女明星Hailey Steinfeld一同出席Met Gala

  界面:Vera Wang现在一年只做两个系列是吗?

  王薇薇:我们成衣一年只做两个系列,属于最传统的节奏,但我们一年还推出两季婚纱系列。除此之外,有18条产品线,59个品类。其中包括低配版婚纱、男士西装、香水、床单毛巾、玻璃制品,我们有很多很多很多产品,共同点是精致、极简。

  我们公司员工现在大概有700人,巅峰时期有1000来人,这大概要回溯到2007、8年的时候。因为我们在美国还有两家工厂,可以更好地控制生产。成衣我们主要在意大利、中国生产。

  界面:如何分配好时间呢?

  王薇薇:很难。我认为这是因为现在时尚产业脚步太快,所有设计师都在和时尚最斗争。你很难用三周设计出伟大的作品,没有人可以,更何况周而复始,一次一次又一次(敲桌子)。思考需要时间。可因为那个(手机),一切都变得太快,我们不得不为了在Instagram社交媒体上有一席之位,不断推出新品。我们现在正在扩张社交媒体团队。

  界面:似乎品牌都在向Ralph Lauren看齐,跻身生活方式领域。

  王薇薇:这其实更像是欧洲模式,你看Valentino,他们做男装、女装、高定、配饰,还有一条线叫Red Valentino。我觉得,他们的创意总监Pierpaolo Piccioli,同时也是我的朋友,工作量巨大。现在,想要成功,光光依靠一条线是不可能的。因为社交媒体带来的竞争压力,没有人愿意慢下来,或是砍掉品类。某个产品出现一次可能就是老东西了。非常艰巨,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如此。

  Vera Wang 2017春夏成衣系列发布会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界面:你会怀念老时光吗?

  王薇薇:我会。因为真正的创意需要时间来孵化,从你有了灵感到最终实现。而现在我们基本10-12周完成一季,此外还要兼顾59个品类。牛仔、钱包、T恤、鞋子、眼镜......压力巨大。过去我是资深编辑,看秀是基本工作,为Vogue拍了17年片。那个过程很令人享受,但也会产生厌倦。我厌倦了二维表达方式,没有声音没有动感。现在,我开心的是可以把声音,对话,动感结合到一起。所以说,过去有好的回忆,未来也有值得期待的好事。

 
 
[ 市场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市场资讯
点击排行